Eastcloud ∕ 文


    我們或許忘了2008年有哪些好萊塢電影上檔,但是我們一定記得有這麼幾部片在台灣各大電影院叫好叫座,例如《情非得已之生存知道》、《九降風》、《海角七號》以及《冏男孩》。尤其是《海角七號》,以感性及充滿台味的本土幽默劇本,擄獲台灣民眾的心,一舉創下五億三千萬的票房,讓國片市場再度有了希望,同時也讓一直在為國片默默耕耘的台灣電影人打了一劑強心針,因為《海角七號》的成功,讓他們知道自己或許還可以為台灣電影走更遠。

    今年夏天,臺灣國片持續發光發熱,鄭有傑的《陽陽》、戴立忍的《不能沒有你》、張作驥的《爸,你好嗎?》…等台灣電影,都以各自的角度再度拍出撼動人心的故事,為雨停後的天空劃出一道彩虹,展現國片有勁的生命力。而由鄭有傑所執導的《陽陽》,除了為台北電影節的開幕片外,也榮獲台北電影節的評審團特別獎。


      


    鄭有傑,多數人對他的印象或許是《波麗士大人》中那個文弱內向的菜鳥所長潘世淵。但現實生活中才剛步入而立之年的他,其實是個早已在電影圈嶄露頭角的全方位電影人。除了導演、編劇、演員之外,去年開始還多了父親與丈夫的角色。


    台大經濟系畢業的鄭有傑,本身非科班出身,討論到鄭有傑當初為什麼會踏上電影這條路? 鄭有傑說,在上大學之前他根本沒有想過自己喜歡什麼?而未來又想成為怎樣的人?依循著社會公式疾行,考聯考、考建中、考台大,彷彿不這樣做就會被標籤為異化的怪胎。直到上大學後赴美當背包客,讓他眼界大開,看見世界的寬廣與自身的渺小,這次的旅行經驗也成為他人生中極為重要的轉捩點。


    當時在紐約的青年旅館,甫念大學的鄭有傑結識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接受新事物刺激的他當時對自己產生了許多懷疑。尤其,某次在尼加拉瓜遇見的一位日本衝浪客說的話更是衝擊了他,「連一個二十歲的人都不能擁有夢想的話,那這世界上還有什麼人值得擁有夢想?」,鄭有傑回憶起那位日本青年,外貌看似放蕩不羈的流浪者,卻告訴鄭有傑,旅行結束後打算回日本從政,望著日本衝浪客口述自己的理想與抱負時,那眼底閃耀的光芒,鄭有傑不禁開始思考,那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在台大,大概有一百個文藝青年會想要拍電影,其中約有五十個會真的試著去拍,而又不到二十五人會真的把電影拍完,最後,不到十個人會把電影剪接完成」 鄭有傑一邊說一邊用手指頭數著。他問自己,如果喜歡電影,想拍電影?那為什麼不拍電影?當他列出一百個不拍電影的理由時,他終於了解這些都是怠惰逃避的藉口。面對摯愛的事物時,「放棄也是需要勇氣的。」懷著對電影的滿腔熱情,回到台灣的他開始撰寫劇本,嘗試用V8拍片,一點一滴累積自己的創作實力。從這時候開始,鄭有傑的生活與電影再也無法切割。


    回憶起初執創作之筆的那段時光,鄭有傑最感謝葉斯光導演。透過葉導,鄭有傑開始有機會與獨立製片圈接觸,也因為葉導,他的第一部創作短片才能順利完成,鄭有傑微笑的說:「我應該可以算是全台灣最幸運的年輕創作者」。2000年,鄭有傑的第一部16厘米創作短片《私顏》在台北電影節初綻光芒。


    一部好電影的背後,是無數的幕前幕後電影工作者花了無以計量的心思、精神與體力努力換來。無論是劇本創作、導戲或是演戲,一路走來,鄭導十分瞭解要成就一部電影絕非易事,而他也在訪談中也坦承,這樣的困難也使他直到現在都還會動搖。


    在得知女友懷孕、決定要和她攜手共組家庭後,考慮到電影行業的不穩定,鄭有傑對於是否要繼續走電影這條路,是極度徬徨與不安。「我如果一個人受苦無所謂,但今後要背負的是一個家庭的責任」,面對三十歲的人生中繼站,「如果要轉換跑道的話,等於是最後一次機會了,而拍《陽陽》算是再次的自我證明」。


    為何決定繼續下去?他提到好友林書宇導演,鄭有傑認為在電影之路上自己比他幸運許多,卻從未聽到他抱怨。每當鄭有傑懷疑起自己為什麼要拍電影時,林書宇總是對他說「你應該早就有答案了,為什麼還要問這個問題?」 鄭有傑說:「我真的喜歡這個工作!這個工作很辛苦,它的本質就是不安定、不穩定,既然我這麼喜歡這個東西,我就要做到我不能作為止」。因為真的喜歡電影,這就是鄭有傑的答案。


    問及鄭有傑面對電影環境的不穩定,他又是如何在現實與夢想間取得平衡?「沒有所謂的夢想,我現在唯一的夢想就是拍電影拍到死為止,對我來說所有的東西都是現實,我要做的只是在現實當中做選擇。」他的一席話讓人深思許久,面對喜歡的事物,究竟我們是否擁有像他如此執拗拼命向前的勇氣與決心呢?


    在訪問過程中,觀察鄭有傑談起電影時那閃閃發光的雙眸,便可以強烈感受到他對電影的熱愛。但身為一個新手父親,追求喜愛事物的同時,他沒忘記自己也背負著對家庭的責任。因此,導戲之餘,也接了其他不同類型的工作,像是演員、翻譯、拍MV…等,「或許最後我有可能會暫停電影創作,但是我希望有一天我還是可以回得來。」


    訪談結束,鄭有傑必須趕往下個電視通告,宣傳即將在八月七日上映的新片《陽陽》,電影公司上上下下忙碌奔波的做準備,我們看著這群人正在為了同個信念一起努力向前,那是他們對理想的堅持,對夢想的實踐。我想我大概永遠也不會忘記鄭有傑說的這句話:「拍電影不是夢想,拍到死才是夢想!」你呢?
     


延伸閱讀:

p.s.鄭有傑也有在玩噗浪歐!大家快去加他好友



創作者介紹

FranZine

franza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