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Seenlin

      也許只有學生、老師,或是自由作家,才得享長長暑假的悠閒吧!回到南部的家鄉,走近鄰近的咖啡廳,坐在落地窗旁,看陽光從樹葉間縫灑下來,微微搖曳。翻開我的鮮紅色小筆電、連上msn小小的視窗,準備今天與外稿作家黃姝妍的線上訪談。

  黃姝妍現旅居瑞士從事文字工作,對於作家這種說法,她覺得作家這個名詞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用,也不是出過幾本書的人就可以隨便冠在自己頭上的。畢竟現在部落客很多,如果寫的文章沒有自己的想法與觀點、或是文章內容無法真正達到啟發人的作用,純粹只是記事或是述說某地發生了某事的人,或許都還稱不上是作家。她說:「身為文字創作者與媒體圈的一環,我覺得我不只得對自己寫的東西負責,更得想清楚寫出來的內容對於讀者或是社會有甚麼影響。」

  
   而對於文字工作行業的甘苦談,黃姝妍說,不管是外稿記者或自由作家,因為沒有所謂公司行號的保障,所以在經濟與工作程序上有很多黑暗面都是外界所想像不到的。這點其實有點像設計師和手創人,或是品牌發起人。在沒有大公司體制的保障下,自由作家隨時都有可能接不到案子,或是寫不出東西,也有可能自己想的老半天所作好的新書企劃,信心滿滿的交出去之後,卻當場被出版社拒絕,就像設計師在家裡很開心的把設計稿畫好之後,卻找不到願意投資的公司將其商品化;也很像品牌發起人,雖然所代理或所握有的商品很有市場潛力,但在一開始找不到合適管道與曝光平台的前提下,而淹沒在設計圈裡。跟一般上班族比起來,自由作家的成就感雖然大,但是挫折感和壓力也更大。因為一般上班族所作的案子,基本上成功或失敗手上的籌碼並不會因而變少,畢竟用的是公司的資源,但自由作家或自由設計師所作的企劃如果不被採納,或是產品推出後不受市場歡迎,卻會深深影響自己的聲譽和形象。


  黃姝妍表示,如果不當作家,她會選擇回到自己的本業──飯店管理業。她說:「一方面是因為很熟悉那個環境,二方面是因為我本身就喜歡與人往來,所以我覺得我很適合那個行業。」但所謂飯店管理業,因為她以往在商務飯店工作,又是懷著工作的心態,所以也不像外人所想像的字面上那樣是度假般的悠閒生活,她笑稱,反而文字工作者比較像是度假般的生活呢,只是有時候經濟上難以兼顧罷了。


  談到最近她的工作情形,她說道,之前因為寫巴黎手創與斯德哥爾摩的那兩本書,而在兩座城市各住了兩三個星期,每個人聽起來都覺得超羨慕;但實際狀況是,因為台灣的出版社不會投資旅費,所以我用最低預算的方式進行最深度的城市旅行。也因為自己是文字創作者的關係,以記者身分有更多機會可以深入一般觀光客到不了的地方,或是一般人無法進入的展覽。而她以往在飯店工作的經驗也對她現在的創作也很有幫助,因為在飯店工作的關係,會很習慣的去閱讀國外的旅遊網站例如wallpaper 或是 timeout,也因此間接找到許多國外設計師或是藝術展的資料;而在與人互動的經驗讓現在採訪的事前交涉、或是採訪時的應對進退方面都比較順暢。



圖片由Aju提供。


  在文字創作的路上,黃姝妍表示:「影響我最深的應該是之前在LA VIE合作過的李曉婷編輯,因為是她給我機會讓我這個完全沒有傳播、寫作與設計背景的人進入文字創作圈裡。」在黃姝妍出版曼谷市集手工瘋之前,曾有出版商以:「先告訴我你的背景,你和設計有甚麼淵源之後,我們再考慮要不要出版這本書」來拒絕她。而La Vie 編輯李曉婷不問她背景便給她了機會,「李曉婷編輯曾經說過:『記者和作家最大的差別就是記者必須很客觀的把事件真相報導出來,但作家可以加進自己的想法與觀點。』從此我才得以把雜誌報導和掛自己名字的書籍文章風格區分出來。」現在兩年多過去了,事實證明:不是每個設計人都能把設計寫好,有時候圈外人反而可以從不同觀點作更有趣的切入。


  而即便是擔任人人稱羨的旅行設計採寫,在當作家的時期中,也會遇到低潮的時候,黃姝妍最愛的休閒活動非常極端。她說,通常會帶點麵包和起士,沿著我家附近的小溪散步,再找一塊青草地坐下來,吃點東西吹吹風重新整理思緒;再不然就是和老公去夜店跳舞跳到天亮,忽然隔天就有靈感了。她出人意表的回答可是把網路線另一端的筆者嚇出一身冷汗呢!這樣充電滿滿的黃姝妍,甚至有一周寫出一整本書的驚人紀錄。請她分享寫作的秘訣給我們的讀者,她說:「用心過生活,隨時保持好奇的心態囉」;隨身帶著紙筆,一有靈感或可用的資訊立刻抄下來都是身為文字工作者捕捉題材的基本技能了,最後,就是盡量寵愛自己,讓自己開心,只有開心的文字創作者才能寫出有益人心的作品!



延伸閱讀:黃姝妍 Blog ( A Ju的瑞士阿娜答觀察日記 )



創作者介紹

FranZine

franza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