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Epon

週一下午,我們按圖索驥來到聶永真藏身在民宅裡的工作室。

大門打開,聶永真已經站在門口等我們了。沒有助理、沒有秘書。聶永真笑著說:「這裡平常就我跟我妹兩個,沒有其他人了。」看得出來,《永真急制》還挺隨性的。

 隨手拉了兩張椅子到書櫃旁,再擺上三瓶礦泉水(雖然從頭到尾都沒喝到),簡單的訪談就在這個陰晴不定的台北午後開始。
關於聶永真與永真急制 

從大二開始接觸誠品文案到大學畢業製作發表了《永真急制》,比起許多載浮載沉的設計師,聶永真一路走來不僅順利,甚至可以稱得上一鳴驚人。


但看到聶永真現在的成就,或許很多人不知道,當初他沒想過自己會走上設計師一途,一開始,他還以為自己會往廣告業發展,甚至,他自己也說自己有過很鳥的一段時期。


「我高中是念機械製圖,但從小就對畫畫、美術很有興趣,所以後來上大學就選擇了工業設計,但沒想到自己對工設真的一點也不在行。有些人天生就對模型很有概念,但我的模型就做得很爛,不過每次要提案的時候,我的提案板子就做得很漂亮,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在想,自己好像比較適合走平面。」
 

重考進入台科大商業設計系後,聶永真在這塊領域裡面發現自己的天賦與專長。談到這邊我也忍不住插嘴:「很多人說你天生就是要吃設計這行飯的,那你自己怎麼認為?」對於我這樣的恭維,聶永真倒也是笑著默默接受:「我是不會說自己天生就是要吃這行飯啦!但對設計師來說,天份真的很重要,因為天份會是support設計最大的動力,如果有天份,才可以源源不絕創作,不會被打敗。」雖然笑得靦腆,但還是看得出這個獅子座大男孩對自己很有自信。
 

至於怎麼會從個人接案到成立《永真急制》工作室?聶永真的答案倒是很令人噴飯:「因為要報稅啊!」聶永真哈哈大笑。「當初也是陰錯陽差考上研究所,之後我就開始接了不少案子,沒想到接到後來發現要繳很多稅,有朋友跟我說應該要成立工作室會比較方便,而且有工作室也會感覺比較正式,因此才會有現在這個工作室出現。」
      
   
永真急制工作室 / 聶永真指著角落笑說:「這裡也“曾經“整齊過。」

既然都談到了《永真急制》,不免俗的總是要牽扯提一下聶永真對於自己《永真急制》這個品牌的看法,不過令人意外的是,聶永真對於「品牌」看得很淡,甚至可以說他完全不覺得自己有在做經營品牌這件事(無論是《永真急制》或聶永真本身)。


聶永真很直接的告訴我們,現在很多人都是先自創品牌再開始製做產品,但這是錯誤的,因為沒有好東西根本不用談創立品牌這件事,可是相反的,如果做得好自然就會有人看見,人家自然就會記住你的自己名字。 


「那你覺得《永真急制》這個品牌是怎麼被建立出來的呢?」即使聶永真對談品牌似乎興趣缺缺,但為了達成使命,我決定繼續逼問他。 


低頭思考了一下,聶永真笑說這個問題真的很難回答,「我其實一開始並沒有想要把聶永真當成品牌經營啊!這樣很假掰(台語)!(意外發現聶永真很喜歡說假掰)大家會意識到,我想是因為我的作品上不是放聶永真就是永真急制吧!當作品多了自然就容易被注意到。但我想做如果今天是一個新銳設計師想出頭,他可能還需要去行銷自己,像是利用媒體傳播自己之類的,但不管怎樣它的基礎還是作品本身要夠好,就像是王志弘他的作品就夠好,所以就會一直出現、被看見。我自己也很喜歡他,因為他的設計裡有種感動人的力量,這是做設計很重要的一部分。」 


從對話中大略可以找到一些聶永真對於身為一個品牌(或者說建立一個品牌)的解釋方向:作品好自然就會被大家注意,然後又很自然的,品牌就會被建立起來。 不過做了這麼多唱片封面、書本設計等等作品,我很好奇,聶永真不會沒有過自己看了也想搖頭的失敗作品吧?對於這點,他也很大方的承認:「當然有啦!」只要是跟業界合作,難免都會遇到鬼打牆的業主跟案子,在這種時候如果雙方理念不和通常都會把它給切掉,但如果很衰沒辦法切,自然就會做出自己可能不是很喜歡的東西。


  那聶永真怎麼看這些可能自己也不太喜歡的東西?「當然是做完就丟一邊,自己也不會想看啦!」


【愛情沒那麼沒好】的封面設計,是聶永真近期最滿意的作品之一。

很好,那最滿意的作品咧?「每年都會有自己滿意的作品啊!近期像是愛情沒那麼美好,還有渴望之書。唱片的話嘛…曹格第一張專輯的初回版可以算是我最滿意的唱片封面吧!」說到這邊我忍不住想對聶永真的臉尖叫一下,因為他所說的正好都是我近期去書店看到,第一眼就覺得很棒很棒的作品哪!(原諒我的小粉絲心態不小心跑出來了),不過現場,我還是很克制的讓自己看起來…嗯…比較正經點?

設計過許多唱片封面的聶永真,最滿意的唱片設計是曹格的第一張專輯




創作者介紹

FranZine

franza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