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界打滾多年之後,現在陳秉良看得出來還滿喜歡目前的工作。身為一個國際品牌的創意總監,他的成功或許就來自於堅持把品牌當作一個產品來做。陳秉良認為品牌的核心是消費者,但品牌跟識別是兩件事,就像是在大樓裡搞了一個普橘島空間,是因為他覺得這個企業文化是需要被Practice的,而Marketing不止是對外也要對內,就像是對員工跟其家人,這都是一個品牌需要被建立的重要概念。 陳秉良說:「台灣以往品牌做得不好,因為沒有把它當成一個產品在經營,就像是香港機場就是一個品牌,但台灣的桃園機場就是一個機場而已,所以品牌中心其實是適用於各個地方的。」

對於台灣當前的品牌現象,以及台灣品牌塑造不足人家的地方,陳秉良很直接的點出兩個核心問題:不夠有膽量以及台灣的教育方式。陳秉良說:「從台灣的角度來看,我們的歷史大部分是被殖民的,或許是因為所以這樣,所以在某些方面要我們自己當主人、生一個Idea的膽量比較不夠。另一個就是教育問題,台灣的教育比較像是在臨摹、模仿,我們應該要把眼界拉高一點,其實台灣有很多品牌更新的是只有外表跟裝潢,沒有想到Innovation reform。像是台鐵的品牌要更新,去學人家搞那些科技、漂亮,那乾脆就賣慢、賣信任,賣他就是老年推車好了。真正花錢要去修復的是集集、暖暖,而不是台北車站。」


同樣的,陳秉良認為政府在台灣品牌的建立上應該花更多功夫,或者是說,應該花在對的地方,而不只是仿照國外模式的引進。他說:「很多觀念跟想法需要有更層級的人來引導我們,這就是分工。台灣政府高層是擁有資源的人,所以他們更應該要有研發的精神,台灣的創意是非常好的,台灣政府應該要幫助他們(學生、設計師)創造一個好的環境,而不只是提供展覽空間給他們,讓他們在裡面玩一玩就結束了。」


陳秉良還特別提到了,沒多久前才剛結束的新一代設計展。主辦單位只提供場地給學生展出,那麼接下來呢?展覽後接軌產業的那一塊在哪裡? 像是學生不懂那些商業的game,可能今天有些廠商花點小錢把他們作品買斷了,那些學生就毀了,但這些東西學生不知道,學校裡也不會教,所以政府才更應該要幫助他們,建立一個環境和規範。其實在的這一塊政府有很多可以插手的地方,要更務實一點。」








原本應該在一個半小時內結束的訪談,在陳秉良暢所欲言下(或者說欲罷不能?)整整聊了三小時,在這中間,陳秉良還熱心的帶領我們參觀了遊戲橘子的員工交誼廳甚至是裡頭的沖洗間(只差沒請我去裡面試用看看了)。即使已經把會議延後了一個小時了,在結束後,陳秉良還是不忘把我們「帶回」他的辦公室,給了好幾本他們這次辦高雄設計節的手冊,以及相關的型錄等等。親切沒有架子的創意總監,讓我在他身上看見了他所說的:「把品牌當產品在經營」的意義,當一個公司能保持著同樣的風格,無論軟體硬體或是個人,就可以輕易讓人產生共鳴以及對該品牌的認同。
面對這樣開放、充滿活力的公司以及經營者,也讓我與我的夥伴在離開橘子大樓後,忍不住開始嚷著說回家要趕快去遊戲橘子投履歷囉!




雜誌雜誌雜誌!泡麵泡麵泡麵!



陳秉良
Ahbin Eric Chen
中華民國設計師協會 總幹事
遊戲橘子 品牌中心 品牌總監



延伸閱讀:
陳秉良Blog
(轉貼) 最勇敢的拓荒者
遊戲橘子的17號空間






創作者介紹

FranZine

franza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