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Sneelin
圖片來源 南村落


  晚間十點,聽來像是就寢的時間了,但喧嚷的師大夜市仍活潑潑像個不夜城,順著巷道彎拐進去,不多久就找到了並不顯眼的南村落。南村落是老師為提倡生活與飲食的美學所成立的一個工作室,雖然師大路上寸土寸金,但是這兒佔地不小,開闊的格局有種沁涼與閒散。我們東看看西看看,還來不及著迷於這裡的植物氣息,就隨即開始今天的訪談。


  身兼美食家及評論家的韓老師,談到「作家」這個名詞的時候表示:「『作』家就是把東西做出來的人,而也有寫作的人會稱自己做『寫手』。這些都只是一種稱呼。而我覺得很有趣的是為什麼只有寫字的人會被稱為作家,而作畫、做蛋糕的就不行呢?」原來,韓老師說,過去文人的地位很高,之所以獨占作家這個名詞正是因為傳統觀念使然。韓老師又說,自己從事的工作很多,在每個場合大家所用的稱呼會不同,只是一種不同的遊戲,會尊重這個稱呼在這個領域所代表的意義。老師說:「有趣的一點像是如果有人稱呼我美食家邀請我去演講,和我以作家身分去演講,獲得的酬勞就差很多。」對於不同的頭銜,老師並不是很在乎,但也無需要抗拒流行,因為頭銜確實可以幫助自己成就許多想要做的事,老師說:「永遠不要害怕社會怎麼看你。」重點是它能不能讓你成就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談到南村落,老師說這個地點的決定其實只是因為家就住在隔壁,剛好看到有人出租,就把它承租下來。而「南村落」和老師口中的「南村」沒有絕對關係,老師會把師大商圈稱之為「南村」,其實只是因為老師不喜歡把任何一個地方叫做「商圈」,而把學校拿來稱呼也不是十分有趣,例如紐約大學周邊叫做Washton Squire 或者艋舺、大稻埕等名稱就很好玩,每一個城市應該要有一個具有文化傳統的名稱比較有意義。當然師大商圈也可以不叫師大商圈或南村,但至少應該從三五個有想像力的名稱中選一個。老師表示,每一個地方、每一個人都應該要有幾個名字讓不同的人來使用,才會比較有多樣化的面貌和活力。


  聽了老師多樣化的工作內容,我們也很好奇接下來老師的計畫為何。老師說,自己並沒有一個具體不可更改的工作計畫,而是用一種「生長」的概念讓南村落繼續茁壯。現在南村落在做的工作方面,寫作和課程占大多數,接下來籌畫的是南村落有關的紀錄片拍攝部分。老師年輕的時候就曾經拍攝紀錄片,也對它所呈現的社會議題與人文關懷相當有興趣。老師說:「從前就認識我的人並不會對我拍攝紀錄片感到驚訝,但是如果只認識美食家身份的我的人,可能會對我和陳映真接上線感到不搭嘎,那是因為他們只認識一部分的我。」但要在這麼多領域游刃有餘的工作,老師也提示我們人脈的重要性。


  影響韓老師最深的,往往來自她身邊的人事物。老師說她很能看見身邊的人的優點,也有很多作為警惕的對象;雖然沒有一個標準模型,但是對於自己的所見所聞都會把它記在心裡。談到老師的挫折,老師說,三十一歲以前的自己其實一直都不太開心,而三十六歲以後的自己幾乎都沒有不開心過。老師花了五年的時間,尋找對自己重要的價值觀,老師說:「三十五歲後,我變成一個有哲學信仰的人,自己的內心會有很高的標準。也不做不開心的事情」所謂不做不開心的事情,老師說,自己開始會挑選合作對象,只要自己感到不對勁或不同道,就會拒絕這個提案。正因為從一開始就能夠明確的拒絕,後來就不會有不開心的事情產生。老師說:「之所以最後會不開心,就是因為你太容易受誘惑,或者說,你太年輕。」


  說到這邊,除了生活環境、飲食、共事者、工作性質,老師分享給我們她人生中開心的秘訣,那就是「睡衣哲學」。老師說,「我只要不開心,只要穿上睡衣就能令我冷靜,我只要穿上睡衣就等於是從工作隱退了。即使只是短暫的休息一小時或三十分鐘,我都要換上睡衣。有時候我們人在外面活動,會想要做太多事。正因為穿上睡衣是我最放鬆的時候,所以如果這件事情是你穿著睡衣還能夠決定要去做的事、願意交往的人,那就是可以做的事情。」


  訪談到尾聲,老師反反覆覆的說:「不開心最嚴重!」而保持開心,也許就是韓老師能夠保持活力和源源不絕創意的秘訣了吧!
創作者介紹

FranZine

franza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