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jpg

  

 

 

Rei Kawakubo –

帶著特有日本美學的缺陷文化,孕育出了Comme des Garçons

ISSEY MIYAKE –

將東方傳統文化支解融入西方意像創造出雕塑衣服,Pleats Please, ISSEY MIYAKE表露無遺

Yohji Yamanmoto –

隨機、動態、沈穩、東方禪意成為Y-3的代名詞,當禪意美學並置上西方材質,是形容詞;是動詞。洗禮著服裝的常規,讓世界為他著迷。

 

未命名-1.jpg 

相信你一定聽過Y-3也對他有過想法,不知你們是如何去闡述自己心裡對「時尚」的定義?而Y-3獨樹一格,創作出屬於男孩與女孩的故事,奇妙的是,這故事隨著年齡增長卻也不曾改變。Y-3一直不曾去彰顯它的品牌符號,而是回到最基本的服裝要求,舒服好看自在。就像女孩們為Manolo Blahnik或Jimmy Choo傾心,每個喜歡時尚運動風的人都一定擁有一兩件Yohji Yamamoto × Adidas 的單品,也許價格難以親近,但你穿上他們時,不帶任何的標籤,卻創造出「新‧可能」。

 

2002年的10月在巴黎春夏時裝週誕生了Y-3這品牌,Y的名稱取自於Yohji Yamamoto,3則是adidas的Logo,對於Y-3所詮釋的未來運動風,深獲媒體與時尚評論家迴響,讓運動風有了全新的樣貌,更讓以往難登大雅之堂衣服,透過品牌的合作成功行銷全世界。一個擁有個性或是走在潮流尖端的人,視它為必買物;我則覺得它創作出真正對於未來的渴望,將對未來詮釋的實驗風格帶入服裝設計裡,戲劇化的服裝秀形式深刻烙印在心裡,從第一季開始我就深深的期待,透過秀場的氛圍與展演的主題,企圖告知每個男孩;女孩;男人;女人;自在的流汗,舒服的運動。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擁有過adidas的單品,但Y-3永遠多了說不完的故事性; Yohji Yamamoto 運用特有的流暢線條,洗練的剪裁,後現代破碎的元素,加入日本傳統美學的觀念,一個千變萬化的設計師,遇到 adidas 引以為傲的材質運用,火花永遠不嫌少,要說絕配還不夠簡直是趙無極的東方遇見西方,有過之而無不及。

 

「新可能」的火花,是可以被依循的,就像Y-3在創立之前,2001Yohji Yamamoto 就開始和 adidas 合作設計產品,將慢跑、拳擊鞋,注入花朵的圖案與簽名的設計,讓本來機能至上的運動鞋,增添了時尚感,限量球鞋賣到缺貨,加上有心人士哄抬導致一鞋難買,從這現象就可以看出。adidas 運動質材開發能力是數一數二的,但衣服材質再好再新,也很難讓消費者感到特殊的新意,拿自己本身的例子來說,正式場合幾乎不能穿上運動單品,加上運動單品的設計、風格都十分相近,對於衣服存在特有堅持的我,似乎從大學開始很少走進運動用品店,少了一分我想探求的新意在。


 

未命名2.jpg 


 

當我一走進Y-3服裝店,色彩及材質的衝撞就立刻席捲而來,寶藍色的條紋海洋風上衣搭配黑色斗篷外套或是配上一雙亮橘的球鞋,這顏色的濃郁度與令人驚艷的視覺感,是一般體育用品店很難看到的,當然價格有時真令人無福消受,透過你真實觸碰衣服,或是穿上它時那種感覺,就像 Karl Lagerfeld 說:「一件好的衣服,能使你高一點瘦一點,最重要讓你更加迷人。」我也就是這樣,不見得每個人都認同,但設計師有著使命讓這是世界變美,我想這點是無庸置疑的。只是要像Y-3一樣,開創出道路似乎難如登天,就像台灣設計師的古又文、Jason Wu、Alexander Wang 從時尚殺出血路的人真的少之又少,像是 Alexander Wang 《靈感來自於玩滑板的年輕人那種酷酷的生活方式以及傲然冷漠的態度,是Alex想表現的,"不被約束","對奢侈不屑" 的風格。》,也就這樣時尚是隨著人去定義它;它才有存在的價值,一但抹去人的因素將什麼也不是!

    

每個品牌都有說不完的故事;有的是經典中的經典;有的則是永遠都有新的可能。從巴黎發跡到全世界,我想Y-3在告訴每個年輕人,夢想有一天一定可以透過你的雙手打造出來,透過品牌讓我們深刻知道 1+1>2 的觀念,台灣的客家花布圖騰躍上louis vuitton 的展覽會場,從Y-3概念性的商品到成衣線,從設計的logo元素花朵到街頭塗鴉與滑板運動,誰說時尚的角度只位處高階?我想每個人認知的時尚,定義的時尚,卻都無法清晰開創出風格,而Y-3打破了藩籬,創造高深漠測的藝術感知。


 

未命名3.jpg 


 

時尚不是一種用金錢推疊起的遊戲,也許擁有它真的可以滿足部份的物慾,但時尚變更的速度,永遠超越我的荷包負荷,與其追逐,倒不如找出自己認定的時尚,若是讓衣服凌駕於自己之上,那不是真正的時尚,風格是因為有人才會去定義,而定義這些訊息都是來自於我們生活的經驗,為什麼日本人的服裝設計師風潮席捲全球?是細看他們的作品風格獨樹更別說是剪裁等等,而這些大師對於美的感知,都是從生活中得取養分的,就像停下腳步去看,在偌大的庭院下,飲著一保堂的玉露,看著山石嶙峋,白沙化水,心中山水像是水墨畫裡的留白,也像是 Yohji Yamamoto 的衣服運用剪裁為水墨筆下勾勒填彩,像引領著思續的線條。而穿著者的瘋狂追足,直到將箇中涵義了然於心,品牌的意義才真正被彰顯,每當穿上Y-3的我,愛的不是它的名,而是另一個我的延續表徵。拆解現有的物象,對應上新的元素,重新塑造創造出新還要更新那就是我給Y-3的定義。

 

 


 

以上照片來自於 issey miyake、y-3 官網

創作者介紹

FranZine

franza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